柴可

产量超低--噢

16年八月的佩特拉
拎两张调个色出来炒冷饭。

你对我来说
是流动的云

我对你来说

还是西藏的
翻出来发一张
日喀则扎实伦布寺

手纸

有时微风能否
撩起你的眉梢
撩起你的嘴角

记我梦

睁开眼,辨认着不真切的风声,
你扬起的脸与吹动的发间,
透露出不真实的气味。

抬起手触不到的总是你的指尖,
说出口的总是无地自容的话语。
我哪里能那么从容?

你说你将等我啊,
我却早已无处回头。

梦里的意识乱了,
现实里呢。

それは平穏

《伊豆的舞孃》 摘錄

「不,我剛剛同她離別了。」

我非常坦率地說了。就是讓人瞧見我在抽泣,我也毫不在意了。我若無所思,只滿足於這份閒情逸致,靜靜地睡上一覺。---p066


舞孃覺得異常悶熱。我用手指咚咚地敲了敲鼓,小鳥全飛了。

「啊,真想喝水。」

「我去找找看。」

轉眼間,舞孃從枯黃的雜樹林間空手而歸。 ---p052


三個姑娘從漢子身後挨個向走廊這邊說了聲:「晚安。」便垂下手施了個禮,看上去一副藝伎的風情。棋盤上剎時出現了我的敗局。 ---p036


書是台灣版本的所以本段大體使用正體中文。

只是摘錄,與小學的摘抄好詞好句相同的思路。

不一定是十分具有深意的句子,有突然感受到語言的精妙而記錄的句子。

其實是讀完一週後才找書裏面讀詩做的標記抄下來的。

還沒檢查有沒有錯字。

以後會再讀補充更多句子,三句很沒誠意欸

上面都是記錄給自己看的


1 / 2

© 柴可 | Powered by LOFTER